“对于已上市企业而言,拆红筹及VIE架构存在一定的时间成本和操作难度,因而短时间内回归A股比较难。未上市的许多高成长企业,可能目前又不一定能达到这个标准,但其实也是非常具备发展潜力的,”李雪梅坦言道,“建议进一步扩大红筹及VIE架构企业的包容度,通过程序将门槛适当降低。”

  据了解,2018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统一列明了股权要求、高管要求等特别管理措施,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实施管理,不得专门针对外商投资准入进行限制,规范性和透明度大幅提升。